从民主启示录中探寻如何解决 DAO 中的争端

撰文:Haus party

概要

民主与 DAO 之间的关系?这个话题在上周关于反侵占(Anticapture)的对话中冒了出来,当时一位社区成员问道:「DAO 是否可以看作是民主最先进的实例」。我们发现这个话题在我们的内部分享中非常具有挑战,为解决这个问题,DAOrayaki 社区成员编译此文,希望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探索作为 DAO 的民主,看看能否得出某种核心的启示!

民主和 DAO

如何定义民主二字?标准的定义将民主视为神话和浪漫追求的理想,让我们得以想象一个全民治理和全民分享的政府。DAO 是由人民联结起来的,它以社区为中心,使每个人得以更好地自治。民主的另一个关键特征是在代议制政府中出现的,出于效率和其他原因,我们可以委托其他人代表我们发言。理想情况下,这使每个人都能有发言权。DAO 将权力放在个人手中,提供个人自主权,以更好地采取集体行动。

在民主制度努力达成共识的过程中,多数规则和少数规则扮演着什么角色?在 DAO 中,我们不必都同意。通过设计,DAO 允许自由,例如不同意就离开(称为愤怒退出),或者新建一条分叉。我们应该进行谈判,而不是纯粹追求共识。

民主的概念是如何随着时间推移变化的?它是如何演变成我们今天的样子的?也许 DAO 是一种与民主并列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工具,而不是简单理解成民主。一个睿智的人,会在当前的 DAO 中看到各种紧张和冲突,这都有别于浪漫化的民主概念。

奥地利哲学家伊万·伊里奇(Ivan Illich)著有《陶然自得的工具》(Tools of Conviviality)一书,我们将其作为对工业解构——一个人们相信工具可以保障自由和权利,致力于正向集体行动的社会——的反思。也许我们可以把民主作为一种工具来重新评估,它有可能施加了一种浪漫的本体论压迫。DAO 对此如何评价?DAO 如何对民主设计进行迭代和改进?

区块链、DAO 和治理

在思考区块链技术以及它与治理的关系时,有几个角度。首先,多签名财库代表了一人一票(除了法定人数角度)。硬币投票通常附加在多签上,以纳入财阀和寡头,他们可能会互相牵制。Moloch DAO 是一个很好参照物,他们使用了加权治理,可以是财阀式的,也可以是基于捐赠的股权或资金来获得治理权。

Parpolity [1](嵌套代议制)是早期 Moloch DAO 的灵感来源,小一级的团体可以为大一级的团体自主地做出决定,这转变了人们对参与式政治的看法。

哲学家和诗人之间的区别是什么?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非 Web3 系统像 DAO 一样运作吗?如果有一天 DAO 涵盖了数百万人,则可能会面临与其他实体一样的问题(如腐败)。我们也许会努力建立更多的决策核心,这些决策核心在某种程度上是自主的,各自在地方层面上对影响当地的议题做出决定。通信工具允许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跨地方社区。Parpolity 有多层代表,小一级的团体可以派代表向大一级团体发言。

直接行动和超地方主义

直接行动体现在 DAO 的新工具和其无需信任的执行中。我们不需要对所有的决定达成共识,询问每一个人,因为决定对他们的影响并不相同。地方团体做出地方性的决定可以减轻上层组织的压力,而上层组织可以随时被要求处理影响所有人的问题。通过将决策分配到更小的团体,可以让我们的决策流有不同配置,但关注规模并不是全部。DAO 可以适应不同规模、优先事项、价值和观点的组织。

也许有人会说,民主在本质上是压迫性和父权制的。多数人压迫少数人,是父权制文化的代表。压迫的特点是行动高于思考、竞争和战争、等级权力、不受约束的增长、对他人的支配和对资源的占有。DAO 作为结构层面的替代方案,为我们提供了希望,即走向一种母性的模式。DAO 更多的是关于包容、参与、合作、相互理解和尊重,是一种明确的非父权制方法。

这一点能否在更大的 DAO 生态系统中得以实现呢?代议制民主仍然有助于更快速地做出决定,使其向高层倾斜,但它威胁到技术民主的形成,特别是加密货币圈中的高科技和金融人士。这样的机制通过将多数人的利益无情地强加于较弱的子群体,而与当初 DAO 承诺的理想相抵触。我们应该如何建立一个有机的系统,激励人们不相互伤害?难道一定要稳定的霸权才能带来秩序?

当权力转移时,冲突随之而来。我们应该倡导变化,使变化有意地发生,而且是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。DAO 为我们提供了对这种重要的相互依存关系的认可。让我们记住围墙内的花园和古德哈特的森林(译注:此处应有链接,简单来说,一个项目的代币面临多种威胁,代币本身的成功也不一定代表项目的成功)。在一盆沸水中,一起做梦的群体慢慢地形成了微小的气泡,似乎在拒绝停滞。这是否会使我们陷入天真,而更容易受到侵害?我们必须有一个稳定的环境中来思考设计,并在设计时考虑到这种堕落。

Holacracy 和 DAO

如果 DAO 在更大的范围内被采用,我们可能会想象一切都将按原则行事并合乎公平?一种文化和蕴藏在文化中的原则所能带来的益处要区分开。我们可能会专注于维持一个有限的群体,以 DAO 的方式运作,确保按规则行事对每个个体有利。这令我们联想到 Game B 的机制(译注:一个 2013 年的社会试验,该项目召集了各领域的思考者共同解决更大的问题),因为在这个试验中,自愿的给与受到鼓励,合作可以为个体和集体都带来好处。正是如 Holocracy 和 DAO 这些组织中的人们的心智模式,带来了这一切。目前,越来越多的人在学习 Game B 的机制。人们更愿意采用这些原则,因为他们可以不用担心被侵害。问题不在于过程、技术或系统,而是我们所有人内心的激励。

DAO/Web3/ 去中心化能否作为一种新的「一个世界」理论,并作为各种组织普遍接受的社会层?我们的梦想不是复制「一个世界」的结构,这正是我们必须小心避免的民主的浪漫。Pluroversal(意为多重宇宙)设计的并非一个世界,而是许多的世界。不是单一的叙事,而是不同声音的合唱。不是单一的工具集,而是利用这些工具进行本土化应用的自由。我们现在的世界缺乏这种多元的精神,但也许 DAO 可以促进我们观点的转变。

(译注:Holacracy,翻译为合弄制,一种革命性的组织形式,通过自组织小组形成去中心化的治理,有全民治理之意,意在适应日益复杂的社会环境。)

规模化

我们之所以得到垄断性的单一文化,一个原因是这种规模化带来很大的回报。为什么我们总是回到规模的问题上?因为规模经济有明显的经济回报、野心回报和权力回报!大公司因为经济激励而追求规模回报。高管被训练成最大化实现自己的野心和权力回报。许多强有力的激励机制都在鼓励规模化和无限增长的单一结构(译注:比如互联网公司和增长黑客),也有许多动机让人只关注规模和增长,而忽视防御。当务之急是,我们要找到使规模化工作的可行和可持续的方法。

我们不能太在意规模化,以至于失去协调解决共同问题的能力,但我们也要注意,不让规模化被那些想利用它来获取私利的人当做武器。许多扩大规模的激励措施与我们的价值观相悖。我们如何找到方法来制造更多的规模化的机会?我们如何确保规模化不被野心家所利用?

如果我们首先考虑为社区来设计机制,那么在 DAO 系统设计时有意识地限制规模是否有价值?可以设计什么样的机制让较小的社区可以协作,而不会最终成为他们试图避免的更大的巨头?民主被设想为关系性的工具,然而事实证明,它与我们的协调努力是相悖的。DAO 作为批判浪漫化民主的例子,是一种基于行动的架构,拥抱的是另一种理论。这种建立在少数人的资源共享而形成的高度透明的政治体系,极大地促进了决策力。DAO 体现了对世界的批判立场。它使个人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行动,重新思考政治方向,这影响了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。

共同作战

我们来思考一下内部矛盾!当我们自己的队伍中出现冲突时,怎么办?我们如何解决 DAO 中的争端?我们还在不断学习,在社区层面上,这个问题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。最大的挑战是令官方行为或官员尽可能避免其中,但这有时是不可避免的,特别是当社区扩展到一定规模时。我们有很多工具和策略,但不太可能用一个工具来代替人类直接合作的需要。工具可以让我们无需相互信任,从而减少了传统的政治攻击路径。但在最后,一些冲突还是得通过人与人的关系来解决。我们会希望取消这种直接的沟通渠道吗?让所有的关系都成为纯粹的机械性调解,这可能并不是我们追求的理想。

DAO 的本质是一种政治和哲学结构,所以我们要从历史上相似的社会结构寻找答案。人们很容易忽视曾经存在的相似的合作结构的历史演变,因为他们觉得需要从头开始,但这也会导致这个过程再现以前的问题。我们需要整个 DAO 的圈子来分担这项工作!然而,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,学习负担正变得越来越重。我们如何通过合作来限制官僚主义?需要多大的结构?又有谁会站出来回答这些问题?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admin的头像_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